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

十:算了。

這個星期的感覺是百味雜陳的。複雜。

要是讓我選,我會試著去種牙,那畢竟是門牙。可是我沒有選擇的權利。活動假牙幾十塊,固定假牙幾千塊。雖然我現在有了點閒錢,還是做不了主。我明白那是出於善意,但是我沒有了選擇的權利,我只可以噤聲。多諷刺,我在我的社交圈子裡說話可是有點分量。算了。扯火。星期四去複診(謝謝呆爸載我去複診),做了牙模,等著院方的電話。牙醫也說不好到底幾時才可以拿到假牙。算了。

沒有門牙,的確是惹人發笑的。我除了也笑笑回應,實在想不起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面對。你要我躲起來不見人,我實在做不到。 FML。所以,我還是和平常一樣。還是要出門,還是要逛街,為了晚宴還是要置裝。

懶得解釋,懶得去應證。我實在不想費力氣去辯解。嘴巴是人家的,想法是人家的。你他媽的誤會。

星期一,大衛受傷。手臂的纖維受傷。我多少還有點陰影。

沒牙的日子,我還是要去呈堂。第一句話就是道歉,抱歉我說話漏風。不仅同學開我玩笑,連老師也是一樣。算了。疲累,上課結束還要去排練舞蹈,還要開會。幸好有塊蛋糕出現。

複診當天,是很糾結的。沒有臨時假牙,那麼晚宴我只好無牙上陣。熬夜趕表演用到的音樂也是扯火。算了。

冬Mas結束。孩子們都不錯,欣慰。不小心遺留充電器和電線,最近總是不小心​​漏東漏西。娘娘山長水遠去到檳榔樹下找女友,一個人就這麼突然遠行,什麼也不確定。真是令人擔心的小孩。能夠不設防對你,多少還是有點患得患失。

晚宴順利舉行,當了個沒門牙的主持人。要上台,多少要來點打扮,鼻頭貼面膜bbcream畫眉都是必需的。門牙扣了多少分,其他部分就要補回來。

第二天早上出門去拍團體照,然後吃了早餐就睡到傍晚。多少要踏出第一步,嘗試還是要的。雖然,我已經很懶地去經營人與人之間的情感。

最後一周,是要拼搏的時候。雖然這個星期每天晚上都是要吃好料,算是好好補償自己的時候。雖然,進食還是有困難,不能碰到另一個略鬆的門牙,也沒有門牙撕裂食物。可是,我不可以把自己當病人看待,這只是徒增悲哀。

拖了很久,才寫。很累很懶很火很慘很餓很煩。我只想靜靜。

冬Mas

大二的瘋子,雖然八字不合,雖然整天你不爽我我不爽你,但是還是會好好的。

我的Buddy Line

主持人搭档。

我的buddy畢業快樂!


第49週
林奕匡《安徒生的錯》
去年一首《高山低谷》紅了他,今年還算交出不錯的成績。剩勁歌還沒奪冠,有望挑戰一年兩首四台冠。當世界越來越荒誕,我們是要保持純潔還是要順著時勢去改變自己。

若我忠於安徒生繼續去忠貞做人
我會否可得到蒼天的護蔭不需犧牲



Mad ​​Clown X San E < Sour Grapes >
兩個我很喜歡的Rapper合作。 Mad ​​​​Clown 好像變得很活潑了,是好事來的。

Sour grapes
Just a pie in the sky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