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

一六。一八:累累

十一天后終於繼續寫了。這兩個星期都是忙碌中度過。課業的壓力很重,這個學期的中心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放到學業上。還有三週衝刺,但願這次的成績可以見人。日記又擱下了,所以很多事情也都忘記了。那種一個晚上趕一份作業真的很痛苦,加上最近馬大開始不繼續訂購知網,雙重打擊。

這兩個星期有很多聚餐。第一個是嘻嘻dinner,這是最後一個嘻嘻活動了。即將遴選下一批新人上位,終於到了這一刻。原來我已經這麼老了。接班人要選誰,當然心裡有數。只是希望大三的時候大家還記得我這個老人家。和那班八婆也聚餐了,但是都只是匆匆一聚。大二同學也和老師來個慶功聚餐。食物味道普通,服務生態度也沒有很好,好在這餐吃的是氣氛。接下來還要出席表哥的結婚晚宴(還要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迫當兄弟)和宿舍的晚宴,剛剛去添購新裝,走都走累了。

當中還去看了M&W,真​​心為大家的努力感動。瑕疵無可避免但是以後機會多的是,但是還是要說一句,雖然每個人的音樂口味不同,但是如果一場演繹會都是芭樂情歌,應該很多人都會受不了。可是就算曲種多元,還是一樣惹人嫌,因為這不是大家平常愛聽的口味。可惜的是,市場仍然需要大量情歌。我到現在還是懷疑那兩首賣出去的歌到底有它的市場嗎。那天簽約的時候,感覺是很怪的。我沒有辦法決定這兩首歌的命運,沒有辦法決定由誰來唱最適合,甚至要是他們只要曲不要詞,我都不可能有任何異議。這是殘酷的,也是鞭策我繼續前進開拓更多可能性的動力。要是阿爾法的曲不是配上阿爾法的詞,要是見不得光的曲不是配上見不得光的詞,那會是怎樣的情況,畢竟那個曲是為詞量身定做的,是先有詞再有曲的。題外話,朋友們不斷推薦我寫詩寫劇本寫小說,但是我知道有些領域不是我的所愛,不是我的長處,我也不勉強自己去硬硬做些暫時不必要的事。現在,專心鑽研自己的這一塊更好。雖然寫詩和寫歌詞看起來有點類似,但是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事。寫詩好的未必寫詞好,寫詞好的未必寫詩好。歌詞是有功能性在的,寫的時候必須依據題材和對象斟酌字句。買了很多相關的書,要在學期結束後用點功了。另外,這次大搖跑出的是《不說話了》,而我最喜歡的還是《不遠》(雖然我比較喜歡demo版)。


之前在Instagram發了一張圖引起一些朋友的關注。原來大家都很好。謝謝那些在我看起來低落的時候會過來慰問我的人,有你們真好。


羊羊
麥爸

DaiB

DaiB

DYGP

我们是一群放飞梦想的疯子





WEEK 18
1. 泳兒《四不像》
2. Nowhere Boys《亂世超人》
3. 方皓玟《Believe In Live》

泳兒終於迎來久違的商台冠軍,七年的等待,希望接下來的派台歌不要被ban到不清不楚。 Nowhere Boys是一隊可屬性非常高的樂隊,這首比較和我口味。方皓玟今年成績非常出色,希望明年一月一可以上到叱吒頒獎台。
原諒我跟你未曾誠實過
曾為你刻意改變求什麼
不管討不討好
我若不怕會被討厭
先有資格 去做你歡喜的那個

1. Block B《A Few Years Later》
2. Block B《Toy》
3. Jung Eun Ji《Hopefully Sky》

Block B這兩首相對來說比較喜歡《A Few Years Later》,會覺得比較耐聽。 Eunji的solo音源不錯,到現在還是穩穩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